caawww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02)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02)


             第二章、欲将索爱
  把衣服放在桌上,孙元一和关珊雪两人相顾无言,都有些尴尬,毕竟是洗澡
这种私密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未免有些难以启齿了。
  关珊雪满脸通红,就私心来说,即便有浴室隔着,她也是不愿意在别的男人
身边洗澡的,甚至也考虑过今天就不洗算了,可是今天不洗,明天呢?后天呢?
三天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再加上今天折腾了一天,身上早就是一身腻腻
的臭汗,脸上的妆也没有卸掉,她只觉得浑身痒痒的、黏黏的很难受。
  「妈……我……我出去转转,你先洗吧……」孙元一也很尴尬,但还是首先
打破沉闷说道。
  关珊雪没有说话,孙元一就当她是默认了,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刚打开门,关珊雪忽然喊道:「元一……」
  「啊?」孙元一回头惊讶道。
  关珊雪一下又不说话了,这让孙元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滴滴滴』,一直拧着的门把手叫唤起来,关珊雪此刻似乎也回过神来,说
道:「元一,你……你还是在房间里吧……我一个人害怕……」
  「额……」孙元一怔了会神,这才松开一直紧握把手的手,「好吧!妈,你
洗吧!我去阳台坐坐也好……」
  关珊雪点点头,起身拿起桌上的睡衣、内衣便进了浴室。
  孙元一坐在阳台上,迎面而来带着咸味、湿湿的海风吹在脸上,只觉得凉凉
的、涩涩的。
  不多时,于是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听着这声音,孙元一不禁又想起蒋莉莉
来,以前蒋莉莉洗澡的时候她总是要孙元一跟她一起洗,有时候兴致来了,两人
就在浴室里来一次,莉莉的叫床声宛转悠扬,宛如莺啼,每次都让他十分冲动。
  他在阳台上怔怔地发神,不知为何,他悄悄掀开窗帘,透过那大大的落地窗
向里看去,那正对着窗的毛玻璃上倒影出一道倩影,虽然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
出凹凸有致,玲珑浮凸,毕竟关珊雪是舞蹈老师,她的形体保持的也是非常的好,
为了保持形体,她放弃了很多东西,甚至准备不生孩子。
  孙元一看着那一道倩影不禁愣了神了,心中对蒋莉莉的思念愈发强烈了,他
本就没有女人缘,从小对蒋莉莉也是有一种单相思的意思在里面,但他对自己的
相貌极度没有信心,一直把这种爱恋埋藏在心里,刘筱露也是有一次无意跟关珊
雪提了一次,关珊雪鼓励孙元一去追求蒋莉莉,她也在旁推波助澜一番,孙元一
倒是没有费太大的劲就顺利抱得美人归了。
  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想起蒋莉莉俏丽的脸庞、玲珑的身段、婉转的莺啼,
让他心里升起一股悲凉,眼中不由得流下泪来。
  浴室的水声停了,孙元一此时还是怔怔地想着那道毛玻璃所映出的关珊雪的
倩影,渐渐的,那倩影竟和蒋莉莉重叠了起来。
  关珊雪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轻声道:「元一,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叫了两声,却没有得到孙元一的回应,她心中害怕,只怕孙元一做出什么傻
事来,急忙拉开窗帘,一抬头,看到孙元一不知何时已经满脸都是眼泪,眼睛还
是睁得大大的,眼中满是血丝,他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心境里,眼泪留下来也全
然不顾,任由它们顺着脸颊汇到一处,在下巴上滴滴下落。
  关珊雪看他这样,心里也不甚好受,她也是从小看着孙元一长起来的,当时
她之所以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就是因为刘筱露经常带孙元一去学校,逗着这孩子
玩,不生孩子的决心渐渐也有些松动了,正巧这时意外怀孕了,她也就顺理成章
的生了下来。
  在她心里老早就已经把孙元一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样,原本以为他和蒋莉莉
结合之后两家人能关系更加紧密,却不料蒋莉莉忽然不辞而别了。
  「元一……」她轻轻叫了一声,手也抚上他的胸膛。
  孙元一猛地浑身一震,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向关珊雪,此刻他的眼中关珊雪的
脸庞变得越来越清晰,渐渐竟成了蒋莉莉。
  「莉莉?」孙元一茫然道,「莉莉!你回来了!」
  孙元一一把抱住关珊雪,把她抱得紧紧的,力气之大直让关珊雪觉得喘不过
气来。
  「莉莉!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孙元一喃喃道,「都是我不好,
不管怎样都是我不好,你跟我说,我改,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都改……莉莉…
…」
  关珊雪正要挣开他,却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心中道:这孩子,对莉莉当真是
用情深切,唉……这么好的男人,真不知道我那宝贝女儿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孙元一茫然地在关珊雪颈上亲吻着,轻抚着她的光滑的美背,吻向她的腮边,
又亲向她的秀唇。
  关珊雪被他这么一抚摸,身子先是一震,可是心中却泛起一阵阵涟漪,她纵
然天姿国色、身段妖娆,但是蒋胜华已经许久不碰她了,许是年深日久了,两人
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就算是天仙,这么多年也该变成凡人了。
  早十年,夫妻两人的性生活就已经次数锐减,要知道当时蒋胜华也是才不到
四十,不说血气方刚,至少说风华正茂也不为过,近几年就更不说了,年纪上来
了,对那方面的需求就更加是可有可无了。
  只是苦了关珊雪,俗谚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现在也正处在那种如狼似
虎的年纪,平时蒋胜华也不主动跟她做爱,她心里也很平静,像一潭平滑如镜的
湖水,可是现在被孙元一这么轻轻一抚摸,即便不是在身体的敏感位置,她也觉
得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下就觉呼吸急促起来,甚至连小穴里都有些颤抖,
这才仅仅是摸了她的背啊!
  她心思神游,连孙元一亲她的脸都没有注意,直到亲到她的嘴,她这才恍然
醒悟,一把推开孙元一,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孙元一脸上,把他打得惊愕不已,晃晃脑袋,
揉揉眼睛,仔细看看眼前的人,这才惊觉竟然是岳母大人!
  「妈……我……你……对不起……我……」孙元一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啪』『啪』『啪』,他抬起手又给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说道:「我不是
人!妈,对不起!」
  关珊雪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扇自己,另一只手
在他头上轻轻抚摸,就像小时候那样摸着,柔声道:「没事的,元一,你也是我
的孩子,你刚才是太思念莉莉了,妈不会怪你的!」
  「哇!」不提起莉莉还好,一提起莉莉,孙元一居然止不住悲伤起来,这几
天积累在内心深处的感伤一下都涌上来,他再一次抱住关珊雪哭着,说道:「妈!
我好想莉莉!好想她……」
  关珊雪轻轻在他宽厚的背上抚摸着,柔声劝慰着,孙元一抽泣一阵,大概是
心里发泄出来了,渐渐也就止住了哭声,松开了关珊雪。
  关珊雪温柔的笑着,眼中满是慈爱,柔柔地看着他。
  孙元一心中『咯噔』一下,没来由的对关珊雪产生一种异样的感情,连忙把
头转到一边,擦擦严重的眼泪,强笑道:「没……没事……妈……我好了……我
……我去洗澡了……」
  说着他逃也似的冲进房间,胡乱翻出一套衣服就进了浴室。
  关珊雪看着他进了浴室,不禁摇摇头,心中也是苦涩。
  「啊嘁……」海风吹来,关珊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外面好冷,还是进去吧!她心里想道,摸摸头上才发现刚才出来还没有吹头
发,把房间的柜子都打开看看,找到了吹风机,插在床头插座上吹着。
  毛玻璃上映出孙元一高大的身影来,关珊雪脸上微微一红,想要挪开视线,
可是视线却像长在了那道身影上一样,死死地盯着,就是无法移动,手中的吹风
机机械地摇晃着。
  「啊!」她轻轻喊了一声,原来是看得入神了,吹风机离自己太近了烫了一
下。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这孩子入了神……」关珊雪苦笑一番,顺手拔下
了吹风机的插头。
  「嗯?这个按钮是什么?」她在浴室玻璃外发现一个按钮,还以为是控制什
么灯光的,就按了一下。
  什么变化都没有嘛……她心中嘟囔道,这按钮按下去也没有灯光的变化,也
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发生,她也不知道这按钮到底有什么用途。
  看了一周,发现什么都没发生,又转回到这按钮上,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
  你道是什么?浴室那原本模模糊糊的毛玻璃,居然在渐渐变得清晰,只不过
十几秒,便从一整块毛玻璃变成了一整块透明玻璃,孙元一的身影也从一片模糊
变得清晰无比。
  还好的是,现在孙元一正背对着玻璃洗头,看不到这边的变化。
  那宽厚的背部、匀称的线条、结实的大腿,全都让关珊雪看了个一清二楚毫
无保留,只看得她心脏狂跳、呼吸急促、俏脸燥热。
  孙元一慢慢转过身来,头部上仰,任由水流冲去头上的泡沫。
  啊!关珊雪心里更是惊慌,趁他还闭着眼,急忙去按墙上的按钮,这要是让
孙元一看到了,自己可怎么解释?
  可是,就在她要按下按钮的那一刻,孙元一已经完全转了过来,关珊雪的视
线一下就被一个物事吸引住了,这次真的是一刻都不能离开了。
  那物事是什么?不是别个,正是孙元一身上的那根男人的象征——鸡巴!
  孙元一一直长相不出众,甚至可以说是丑了,但是上帝对他也并非全无补偿,
赏赐了他一根硕大的鸡巴,从小学开始,他的这根鸡巴就一直被同学们嘲笑着,
只因三年级时,他的鸡巴就已经像成人的那样大小,虽不是黑黑的,不过那大小、
那长度也是颇为可观。
  等他开始发育,就更不得了了,他的鸡巴粗度、长度几乎以几何倍数增长,
到他十八岁的时候,那鸡巴在疲软状态都有20公分长,8公分粗,勃起的时候
更加是粗壮犹如十五六岁少年的手臂。
  因为这事,孙元一没少被人欺负,这里面嘲笑的有之、嫉妒的有之、不甘的
有之,这些人对孙元一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甚至他一度以为拥有这样一根
鸡巴是一种耻辱,所以他从来都不去公共浴室洗澡,在家洗澡的时候也都把门锁
得严严实实。
  关珊雪被这一根硕大无朋的鸡巴深深吸引住了,她其实并不是淫娃荡妇,这
些年也只有蒋胜华一个性伴侣,即便这些年蒋胜华跟她几乎都不做爱了,她也是
宁愿就这样憋着,从未有过与他人交合的想法。
  可是就在刚才,孙元一抱她、吻她、摸她,那浓重的男子气息,都让她心中
涟漪阵阵,甚至感觉小穴里都有些湿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现在孙元一的鸡巴一出现,就那么松松软软地垂在那边,她看得浑身发热、
面泛潮红,只感觉口干舌燥,小穴里也越发的颤抖翻涌,湿润感也更严重了。
  她咽了口唾沫,想让口中那种燥热感稍减一些,却不料这一下使得身上的燥
热更甚。
  忽然,孙元一动了一下身子,关珊雪急忙按下按钮,眼前的玻璃很快就模糊
起来,在这段时间,她看到孙元一捂住了脸,身子慢慢蹲了下去。
  尽管有水流声的掩盖,关珊雪还是隐隐听见了他哭泣的声音,心中一刹那居
然有些不快,心道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脆弱?不就是跑了莉莉么?大不了我赔给
你……
  这个念头一起,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发烫的粉脸,骂道:关珊雪,
你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莉莉是你女儿,元一是你女婿!什么叫我赔给你…
…不要脸!不要脸!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
  关珊雪愣住了,她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因为跟孙元一的关系而觉得不可为,
还是觉得自己跟他的年纪相差太大而觉得不可为?
  扪心自问,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更倾向于后者!而不是因为孙元一是自己
女儿的老公!
  这让她脸上更是燥热发烫,连身上都燥热起来!
  不!不!我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这样肯定要出事的!不行!不行!
  她心里呐喊道,一个翻身躺到床上,盖上被子,把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再
不去听浴室里的水声,强迫自己睡觉。
  过了一阵,浴室的水声停了,孙元一穿好睡衣,把头上简单擦了擦就出来了。
  来到房间里,发现关珊雪已经睡了,就轻手轻脚在柜子里翻找,找出两床被
子,一床铺在地上做垫子,一床盖在身上,然后就熄了灯睡了。
  关珊雪浑身发烫燥热,哪里睡得着,刚才孙元一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
不过现在心里煎熬不止,最大的问题是孙元一是不是要跟自己睡一张床上?如果
他跟自己睡一张床上,哪怕是一人一个被窝,她都害怕自己忍不住做出什么不道
德的事情来,可是如果不跟自己睡一张床,这房间里还有哪里能睡呢?
  她偷偷掀开被子一个角,看到孙元一找出两床被子,心里居然有些失落感,
可很快就转变成了对孙元一的赞赏,心道这么懂礼仪的孩子,怎么就便宜了蒋莉
莉……
  呀!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莉莉是我女儿!她嫁了个如意郎君,我应该开心
啊!关珊雪心中更加忐忑,心跳也越来越快,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上
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二十几年前第一次跟蒋胜华亲嘴的时候。
  直到孙元一关了灯,关珊雪才闭上眼睛,可是脑海中满是孙元一宽厚的背膀、
结实的躯体,还有那根……奇硕无比的鸡巴……
  尤其那根鸡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一闭上眼,就在她眼前不断浮现,直
让她辗转难眠,小穴里隐隐然都流出水来。
  她全身都燥热难当,盖着被子嫌热,只好在被子里把衣服的纽扣都解开,敞
开胸怀,可是只舒服了一阵,就仍然嫌热,于是她又解开文胸的扣子,把整个文
胸都掀上去,揪着被子四处挪移,让被子凉快的地方给自己发烫的身体降温。
  可是这样一来,不甚细腻的被子在她的乳头上轻轻滑动,竟然让她的情欲愈
发高涨,小穴中的淫水居然更加磅礴了!
  啊……我怎么了?怎么了?不过就是看了一眼那东西,怎么会就这样了?难
道真的是这么些年没有做爱的缘故?
  关珊雪在心中问自己,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情欲这种东西如
果能解释得清,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错爱了。
  她蹬掉睡裤,只留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在身上,伸手下去,隔着那柔滑的丝质
内裤,轻抚穴口,这内裤是新的,都是孙元一的那些同事买的,而且还颇为性感,
只有薄薄小小的一片布遮住隐私的位置,甚至于连阴阜上的毛都不能完全盖住,
刚才她刚拿到手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的不想穿,现在却连这么一点点的遮掩都觉
得碍事。
  嗯……她用指甲在穴口刮擦着,心中轻轻哼着,她不敢哼出声来,怕孙元一
听见,只好这样缓缓摸着、揉着,享受着这种刺激的感觉。
  很快,那一片小小的布料就被她的淫水浸湿了,她用手指顶着三角裤往小穴
里塞,好让那丝质的布料摩擦穴里的嫩肉,一边塞还一边不断耸动手指,好让小
穴内传来更大的快感。
  她紧紧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渐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用手拨
开内裤,手指无比顺畅地插进了小穴里。
  「啊……」她舒服得轻叫一声。
  「啊?妈,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孙元一居然还没睡,听到关珊雪发出声
响急忙问道。
  「没……没事……」关珊雪忙把头都埋进被子里,只发出微弱的声音。
  「真的没事?我听你的声音有些不对啊!」孙元一着急地问道,掀开被子就
要起来。
  关珊雪听到他掀开被子的声音,大惊失色,急忙道:「没事!真没事!我刚
才做了个梦而已!」
  孙元一听她这么说,本想开灯看个仔细,却想到那是岳母而非莉莉,既然她
说没事,自己也不方便多问,就又躺下休息了。
  关珊雪偷偷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孙元一又躺下了,不禁长舒一气,手指却还
插在小穴里,便又抽动起来,她已经快要高潮,此时正是不上不下吊桶打水的时
候,岂能就此罢休?她紧紧咬着被子,整个都含在嘴里,不然自己一丝一毫的声
音发出,手指在小穴里又抠又弄又抽又插,另一手不停揉捻乳头,终于,小穴里
一阵颤抖,连带全身都抖动不止,淫水从小穴深处翻涌而出,打湿了她的手指和
内裤,这还不止,还顺着臀缝下流,把整个屁股都给浸湿了。
  啊……关珊雪长吁一口气,感觉身上的燥热感减弱不少,因为一直咬着被子,
又蒙在被子里,现在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才缓缓掀开被子把整个头都露出来。
  适应了一下黑暗的环境,她随意地望向窗外,虽然被窗帘挡住了,可酒店外
的照射灯灯光还是透过窗帘给予了房间一些些微弱的光芒。
  那是……什么?关珊雪看到了房间里那一篷隆起,呆呆地看过去,借着微弱
的光芒,她终于看清了,那居然是孙元一勃起的鸡巴!
  再说孙元一,虽然关珊雪说了没事,可他心里却还是犯起了嘀咕,要知道他
跟蒋莉莉可没少做爱,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像极了蒋莉莉在感觉到舒服时的
那种哼声,可是他又不好多问,也不敢往那方面想,任谁也想象不出自己的岳母
会在自己身边自慰。
  只是这声音让他仍然是止不住地想起了蒋莉莉,想起了她在床上的那种千娇
百媚,想起了她在自己胯下承欢时莺啼婉转。
  想着想着,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勃起了,他这根鸡巴平常状态就已经不得了
了,现在一勃起,好么!只把被子顶起了一个大帐篷,即便是在夜色中都能看到
那一篷隆起。
  关珊雪只感觉脸上发烫,潮红不断,孙元一这个样子……难道他是发现了自
己在这房间里自慰了?哎呀!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丈母娘在女婿身边手淫?
就算他以后跟莉莉离了婚,这事传出去多难听啊!我毕竟是他的长辈啊……
  她心里如此想着,可视线却一刻不移地停在那高耸的帐篷上,暗暗道:莉莉
当真是性福,这么粗、这么大的东西插在穴里,岂不是要舒服死?
  一刹那,她立刻摇晃自己的脑袋,让这种龌龊的念头从她脑海中挥去。
  可是这世上最难的是什么?不是记住,而是忘记,一旦一个念头生成了,就
像一个颗种子种在了土地上,会生根发芽,最终结出什么样的果子,完全都由不
得人了。
  关珊雪只觉得小穴又颤抖起来,这么多年一直压抑的情欲被引动起来所爆发
出来的威力岂是她能预料的?再加上刚才自慰了一番,更觉得穴内空虚,自己的
手指再好再灵活,又怎比得上那真真切切的一根鸡巴来得实在!
  「元一……」关珊雪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声孙元一,这声音十分十分轻,只盼
望孙元一不要听见,可是在寂静的夜里,寂静的房间里,却是万分的清晰。
  「嗯?妈?有事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孙元一问道,此刻他其实也沉浸在
对莉莉的回忆中。
  房间里又是一阵幽寂,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不过关珊雪的呼吸却有些急促、
有些粗重。
  「我……我怕……你……我平时都抱着莉莉她爸睡,忽然没有人抱了,我…
…我很不习惯……」关珊雪脸上发烫,酝酿好久才说出这么一句。
  「额……这……」孙元一心中『咯噔』一下,他似乎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
什么事,可他心底却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妈……你现在让我怎么去找爸啊……」孙元一道,「要不,我用被子给你
叠一个?你先抱着睡吧!」
  「你……」关珊雪的声音更小了,「你上来!」
  「啊?」孙元一的预感就要变成现实,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你到床上来吧!我抱着你睡也一样!」关珊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