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awww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岳母】(29-30)

【我和岳母】(29-30)


  第二十九章:爱燕双飞
  那天阿慧穿着新买回来的性感迷人的内衣坐在我身边说到:「雁,咱别看电
视里那些假的,咱去来真的。」
  我湫着阿慧的媚样子说:「不是昨天才爱爱过吗?咋又下面痒痒了?」
  阿慧说:「年轻!咋滴?再说明天我月经就会来了,咱们抓紧时间再玩一次,
要不是就等一个星期后,我那东西可准了,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要补偿回来那几年
的损失吗。」
  我拉着她往屋里走,一轮酣战后睡去,到第二天晚上回来,一进门阿慧就言
语到:「我亲戚每个月都准时来找我的,这次咋迟到了?」
  我笑着说:「迟一两天那是正常的,或许亲戚有事晚来一天呢,要不今晚咱
又爱爱一次,来个三联转。」
  阿慧笑道:「不行了,今天店里好忙,累死了,要早点睡。」
  我笑着说:「阿慧,你不是说年轻嘛。」
  阿慧红着脸说:「阿雁哥,那事真的耗体力,要不是那些皇上要吃那么多大
补身体的东西,要不咋能够每天晚上搞啊。」
  我跟着说到:「女人还可以少出点东西,岔开腿由着男人干就行啦,男人真
的要出钱出力的。」
  阿慧红着脸拍打着我说:「阿雁哥,瞧你说的,你以为女人就不喜欢哪事了,
说不定女人才喜欢搞呢,只是在咱们中国女人羞说那事吧了。」
  我玩弄着阿慧内裤后面的蝴蝶结,一边跟她说:「意思阿慧很想做那事了?
咱们现在爱爱吧?」
  阿慧翘着屁股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说:「阿雁哥,刚才都说今天忙死了,明天
店里还要继续忙,真的爱爱不成了,要赶紧睡觉。」
  又过了两天,阿慧忙完店里的事,才想起大姨妈的事,搂着我的脖子说:
「雁,说不定我真的有了。」
  我亲了亲阿慧说:「哎呀,真是托天的福气。」
  阿慧眼角含泪的对我说:「这辈子早嫁给阿雁哥就好了,早有孩子,不用受
那个死鬼的折磨。」
  第二天我和阿慧去医院一检查,真的。阿慧有啦。我立即打电话给岳母,岳
母高兴的连声音都变了,说她有一个孙子了。
  这天回到家见阿慧忧郁着脸,我就问她:「阿慧,咋地啦,一脸的不高兴?
  是不是得了孕妇抑郁症啦?「
  阿慧歎气道:「今天接到我妈的电话,雁,我都不知咋跟你说,我命真苦,
我父亲原来就是住我家隔壁的邻居,是个赌棍还吸毒,我妈刚初中毕业,就被喝
醉酒的父亲给强奸了,在乡下这事要是传出去,别说我妈以后不用嫁人了,平常
一家人都难抬起头,后来只好将就着嫁给了那个强奸我妈的人,父亲一天到晚在
外面赌博,家里的东西都是给他赔光的,那次我不是给你说我就是当抵债输给了
债主的吗?有两次输了没有钱,居然要我妈陪人家睡还帐,这次输大了,把房子
都抵了都不够,自己上吊自杀了,那是活该,可我妈却被人家赶出来了。」
  我搂着阿慧说到:「阿慧你的命真可怜,叫你妈来咱家啊,你现在怀孕更好
要人照顾,反正咱家有地方住,不愁养不活你妈。」
  阿慧听完噗通一下就跪下啦,磕着头的谢着,我赶紧扶她起来:「阿慧,这
你就见外啦,咱两夫妻咋兴这样呢,再说结婚那么久了才夫妻对拜么?你妈不就
是我妈么?你赶紧叫妈来,没有钱就赶紧汇钱过去,你张罗好,明天我还要到澳
洲,那边催着要签新合约了。」
  阿慧哭着说:「雁,我和我妈妈的命就是奶奶和你给的。」说着又跪下了。
  我赶紧扶起来,两个人张罗着煮饭和收拾明天的行李。
  第二天一早就坐飞机飞澳洲了,一下飞机,岳母和女儿一起到机场接我。
  女儿在,我按约定叫啊娟,而后抱着闺女惠儿一起上了车。
  惠儿已经会嘴不停的说这说哪了,阿娟在旁边不时的说着惠儿:「惠儿,别
打扰你爸,爸爸在开车呢。」
  惠儿嘟囔着说:「妈!你以为像你啊,我爸开车可能耐了。」
  惠儿已经会说很多东西了,只不过像很多在外国出生的小孩一样,往往夹杂
着很多英语和中国话一起说,让听得人有时候一头雾水。
  车到了家门口院子,敏姨一家子也和孙子在门口迎接我,两个小傢夥见面就
跑到敏姨家玩去了,也顾不上刚见面的爸爸了,真是小孩的天性。
  敏姨一家跟着两个小傢夥往自己家走,敏姨回头对我们说:「阿娟,你们就
别煮饭了,今晚就过来一起吃,省的多开一个锅。」
  两个人进到屋里放下行李,澳洲现在正是夏季热的很,从机场回到家已经一
身是汗,我赶紧到卫生间洗澡。下了飞机连尿都还没有拉,进了卫生间就赶紧掏
出傢夥放松一下。
  正拉着,见阿娟站在卫生间门口,我说到:「阿娟,你咋还呢么心不老啊,
还偷偷看人家男人拉尿呢?」
  阿娟笑着回应道:「年轻的心不好吗?再说我也不是专门看你拉尿的,你又
没有关门,岂不是专门让我看滴?我到屋里换衣服,放你的行李路过吧了,在国
内你老婆没有偷看过你拉尿么?」
  我一边拉着一边说:「你是我妈,谁家儿子拉个尿还避着娘的?」
  一边说黄黄的话,一边也拉完了,当着阿娟的面把衣服脱了,反正是自家老
婆。
  岳母把我脱下的衣服收拾起来拿去洗,一边问我:「雁儿,要妈帮你么?」
  我知道阿娟说什么,不过专门应到:「你不是拿我的衣服去洗了吗?还『想』
帮我做什么?」我专门把那个「想」字拉的很长。
  阿娟哼了一声:「自己想就想啦,小鸡娃子都打鸣了,还要扮纯情。」
  我望瞭望自己哪东西,确实掩盖不了,鸡脖子都仰起头叫了,我讪讪的笑着
说:「阿娟,你都看到了还要打趣我,有这样做妈的吗?」
  岳母放下衣服过来:「哪,妈这是帮儿子洗澡的,你可不要有非分之想啊!」
  我没有出声,由着岳母帮我洗,就像回到当初我手烫了那次一样。
  岳母用手捧了些沐浴液帮我洗着身子,又仔细的洗着家养得小鸡娃子,还把
手伸到屁股沟里来回洗着,我站在那里配合着岳母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淫秽动作。
  岳母斜着眼望瞭望我,我红着脸说:「妈,我好像回到以前了。」
  第三十章:内裤情缘
  洗完澡岳母拿了一条内裤给我,我拿着内裤突然问道:「娟队,你以前穿的
内裤是灰灰黑黑的,不透明,还把那里包的严严实实的,后来咋也穿的那么性感
干啥,不是说对我没有感觉吗?不是说把我让给闺女了吗?」
  岳母夺过内裤说到:「真没有良心,当初你老婆在我面前告状,说你穿女人
内裤,要不是我帮你?你早被老婆骂死了,早跳楼啦。」
  我打趣道:「妈,你可要把话说清楚,你就是我老婆。」
  岳母拿住内裤打着我到:「真不要脸,那时候你老婆是我吗?你把人家两母
女都搞到手了,还说这样的话,真是坏透了。」
  我抢白道:「妈,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吗,是前前后后,先有娟队你,后有阿
惠,再有啊娟你。你是慈悲为怀,大爱无疆,慈母心肠,把自己的爱人让给女儿,
而后苍天有眼,有情人终成眷属,又把爱人转回到你的怀抱。」
  岳母怒怒的说到:「就你能说,当初在我好朋友店里帮你买内裤,好朋友说
送给我不要钱,可人家是做生意的,哪能够不要钱呢?后来好朋友就说买一送一
了,买了不穿还咋滴?穿了还被你说我狐狸精,还那么难听的说是狐媚女婿,你
说你也没有良心呢?」
  我瞪了岳母一眼说道:「妈,当初那些内裤你咋不学人家上网买,而是到你
老友哪里买呢?」
  岳母一边帮我穿内裤一边说到:「你当妈那么老土吗?只是在网上买一两条
要运费,主要是帮我的好朋友,人家开了内衣店,我帮人家买些内衣不好吗?也
做个好人,她本来说送我的,我说你要是送我就不买了,所以才有买一送一的交
易。」
  我打趣道:「你哪朋友也没有笑话你穿那么性感的内衣呢?说你一个大妈穿
那么性感的内衣狐媚谁呢?」
  岳母诡秘的说:「切!我就告诉人家帮我女婿买的。」
  我惊讶道:「妈!真的!你真是那么跟你好朋友那么说?」
  岳母像真的望着我说道:「是啊!好朋友吗!当然不能够骗人家啦。」
  我疑惑的说道:「令人怀疑,要是这样,你好朋友还不笑晕在地上啦,肯定
认为你和女婿有一腿啦,哪有岳母帮女婿买那么性感的内裤的?」
  岳母笑着拍打着我的屁股道:「雁儿啊,雁儿。要是我真的跟她说是帮女婿
买的性感内裤?我早给她们笑死了,早给吐沫星子淹死啦。」
  两个人从卫生间出来,一边在床上躺着,一边岳母继续说道:「还好我身材
比较胖。」
  我摸着岳母的臀部打断道:「妈,你这不叫胖,你看那些中年妇女胖的肉松
弛都下坠着,皮肤都皱着像橘子皮,你是年轻时候脸游泳健壮的体型,没有什么
赘肉,皮肤又光滑。」
  说完又亲亲岳母的臀部,正想亲一下岳母的自留地的时候。
  岳母推开我的脸说:「雁儿!别亲我,等一下还要去敏姨家吃饭呢,搞到我
兴奋我可要的哦,你不听敏姨老公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
  我淫淫的望着岳母等她继续说。
  岳母继续说道:「我开始第一次也是想了好久该怎么跟我哪朋友说,总不能
真的告诉她帮女婿买的吧,记得第一次我买了什么内裤给你吗?」
  我想了一下说到:「好像是粉红色的妈咪裤。」
  岳母拍了拍我的脸说:「哼!还要想一想,但总算还记得。当初买妈咪裤就
是想着我穿也合适,不会被她笑话。」
  只不过我哪朋友还是说我:「啊娟,你也开通了,也学着买粉红色的内裤了,
你以前的内裤不都是灰灰黑黑的,像个乡下婆子吗。就应该这样啦,谁说老公走
了就要穿的黑不溜秋的,就要守寡似的,现在女人就要活的精彩,就允许他们臭
男人在外面风花雪月,我们女人就要守身如玉?我们这些熟妇更要穿的性感娇媚。
  说完还拿了件好性感通透的内裤在我下麵比划着,记得那次搞的我一个大花
脸,不过以后帮你买性感内裤可就有源头了。「
  我拉着岳母的手说:「妈。你哪朋友真开通,像是个开内衣店的老闆。」
  岳母红着脸说:「后来内裤越买越通透,越买越有情趣,连我哪朋友有时候
都怀疑了,又一次还掀开我的裙子看看我穿的是什么内裤,还好那次真的穿的一
条蕾丝大蝴蝶结的那条透明内裤,你不是也有一条的吗?否则那个朋友真要审问
我买的内裤都给谁啦,那个朋友还讚扬我有情趣,还要有机会给我介绍个男人给
我。」
  我怒怒的瞪着岳母,岳母笑着说:「雁儿,不行啊,帮你找个后岳父。」
  我笑着说:「嗨,还好我动作快,要不是这肥水流到别人田里了。」
  岳母说到:「可不是你能耐么,把闺女和岳母都弄到手啦,岳母还要狐媚着
帮女婿买内裤。再说了,哪肥水咋留还不是流到自家自留地里吗?」岳母诡秘淫
淫的说到。
  我逗趣的拉开岳母的睡裤看看岳母穿的什么样的内裤,今天岳母穿了一条刺
绣的丁字裤,我把岳母反过身子。
  岳母羞怒到:「雁儿,干什么?看了前面还不够,还要看后面,把你妈像翻
煎饼一样翻来翻去。」
  我笑着说道:「我就喜欢丁字裤的后面那条细绳夹在屁股沟里的样子,整个
屁股露在外面,特性感。再说你们女人下面就是一块饼啦,翻饼翻饼吗,难道翻
小鸡不成?」
  岳母羞怒的拨开我的手,捂住睡裤说道:「雁儿,你净跟妈说这些下流话。」
  我笑着弄开岳母的手说:「妈,你就叫我看看嘛,我特喜欢你哪圆润的屁股,
比那些姑娘尖瘦的屁股性感耐看,还有手感。」
  岳母假装恼怒的说:「雁儿!你是不是看了别的姑娘的身子了,我孙女的屁
股可不是瘦瘦的啊!也是圆圆润润的。」
  斜瞪了岳母一眼道:「妈,看你说的,你没有上过网啊,现在网上还看不到
女人屁股吗?」
  岳母瞪着我认真的说到:「雁儿!你可是幸运的了!你哪小鸡鸡到三个泉眼
里喝过水了,多少男人一生才弄过一个女人,你可要知足啊,除了我们三个女人,
你不准再沾另外的女人!知道吗!」
  我认真的望着岳母肯定的说到:「妈!你放心!我知足了,我一生有三个女
人,这是上天的恩惠了,这样都不知足,我不成畜生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