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awww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雷电】07 血雨春雷 乾柴烈火

【风雨雷电】07 血雨春雷 乾柴烈火



第07回:血雨春雷 乾柴烈火
  太湖横跨江南浙江,北临无锡,南濒湖州,西依宜兴,东近苏州,是中土五
大湖之一。
  此湖景色宜人,在天气晴好时游人如织,诸多骚人墨客都到此一游。
  太湖是个非常大的湖,除了一般人常到之处,也有不少比较偏僻,游人少去
的区域。
  此时蓝冰雨就是泡在太湖一个非常隐蔽之处。
  她确如萧七所说,喜欢血腥味,更喜欢看见鲜血从对手身上喷出来。
  她泡在水里,任由身上的血迹被湖水冲走,把湖面染成一片红。
  杀人后,她不仅仅兴奋,而且也情动了,所以才会跑到此处泡在冷冷的湖水
里面,稍微缓解一下心中的欲望。
  她是个奇怪的女人,方才在官道上全裸沐浴,把四煞引到口乾舌燥,但她心
中却是静如止水。
  直到她开始杀人,看着血花一朵朵怒放,一股欲望才从她双腿间升起,燃烧
着她全身。
  她虽然是泡在湖水里面,但依然压不住高昇的欲火,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自
己的神秘花园上,熟练的以指尖刺激着自己最敏感之处。
  在她手指抚慰之下,她开始不耐的在水里扭动着娇躯,樱唇也吐出了一声声
羞人的呻吟。
  就在她渐入佳境时,她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一棵参天古树后偷窥着自己。
  虽然天色已晚,但她依然看到大树后那双眼睛,也看见了那人眼里的欲望。
  她不由心中一震,心想以自己的武功,虽然是正在欢悦中,但竟然被人偷窥
了一阵子才察觉,这代表来者武艺绝对不低于自己之下。
  「来者何人?既然来了又何必躲在角落里?何不出来一见?」
  她朝着那人娇声说。
  「呵呵呵!我刚巧路过此地,无意中看见了如此美景,实在是不舍得离去,
所以才大着胆子留下来的!没想到唐突佳人了,姑娘请见谅。」
  随着那豪迈笑声从树后走出来一个留着络腮鬍子的大汉。
  这人身形巨大,简直与一座小山无异。
  他身上的黑色长袍子根本就包不住他健硕的身体,雄壮的胸膛把袍子绷得老
紧。
  他下身裤裆凸起了一个帐篷,明显是受到眼前香艳一幕的影响。
  他巨大的龙根已经是轮廓毕露了,使蓝冰雨看了怦然心动。
  蓝冰雨留神看了看那大汉,发现他虽然是满脸鬍子,但其实年纪不大,估计
不会超过三十岁。
  他样貌粗豪,说话豪迈,全身上下满是男子汉气概,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
眼睛,令人眼前一亮。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姑娘介不介意与我共浴?」
  那大鬍子人虽粗豪,但谈吐却是非常文雅,但眼中的欲火却已是呼之欲出了。
  蓝冰雨特意在水里站起来,让大鬍子可以清楚看见自己裸露的双峰。
  她撇了撇嘴说,「这太湖又不是我自家的,你想要在湖里洗澡就自便吧!反
正我也没有权力止你。」
  她看见那大鬍子如此威武,加上他那龙根也是不同凡响,早已飢渴难耐,恨
不得马上一尝那巨物,只是她深懂引诱之术,晓得越是满不在乎,对方就越是猴
急,欲迎还拒永远都是对付男人的最好方法。
  大鬍子呵呵一笑,「姑娘多虑了!若是姑娘觉得不方便,我这就转身离去。」
  他这人外表粗矿,其实心细如发,方才看见蓝冰雨在湖水中自慰就看穿了她
欲火焚身,已是自己囊中之物了,所以也和她来了一招欲擒故纵。
  蓝冰雨一听就晓得这个大鬍子道行不浅。
  她实在是浑身炽热,急需要一根硬邦邦的巨物把自己的空虚填满,无可奈何
之下,只好改变口风,「既来之则安之,你既然想要洗个澡,那就下来吧!」
  大鬍子大步往蓝冰雨走过去,「既然姑娘不介意,就恕我放肆了!」
  他一边走一边把身上袍子脱下扔到一边去,露出了他铁打一样的躯体。
  他浑身肌肉犹如岩石般结实,双腿之间那巨龙此时已经高举入云。
  只见那巨物粗如儿臂,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使蓝冰雨心如鹿撞。
  她虽然阅人无数,但如此粗壮的巨龙依然是首次遇见,不由对接下来的欢好
充满了期待。
  大鬍子到了湖边就跳到水里面去,一脸笑嘻嘻的往蓝冰雨走过去。
  蓝冰雨已经算是高挑,甚至比不少男子汉都高了点,但与这个大鬍子一比,
依然是矮了一个头。
  大鬍子下半身都在水里,但湖水清可见底,她可以清楚看见那巨龙在清凉的
湖水里还是继续保持着屹立不倒之势。
  大鬍子走到了蓝冰雨身前,二话不说就低下头与她激吻。
  蓝冰雨也不做作,一只右手搂着他脖子迎接大鬍子,左手就抚摸着他壮健的
胸膛。
  大鬍子把舌头伸入蓝冰雨嘴里,而她也熟练的迎合着,两人舌头时而搭在一
起,时而各自在对方嘴里游走。
  蓝冰雨左手掌心轻轻的揩着大鬍子乳头,在她诱惑的触摸下,大鬍子乳头急
速竖起,而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大鬍子突然一把抓住蓝冰雨左手,然后把她玉手放在自己那根热腾腾的巨龙
上。
  蓝冰雨手一搭在巨龙上,大鬍子那巨物就跳动了一下。
  蓝冰雨看见他反应如此强烈,不由心中暗喜。
  正所谓礼尚往来,大鬍子也把一双大手放在蓝冰雨傲人的双峰上,轻轻的揉
捏着她乳房。
  别看他一副粗汉外貌,其实是粗中有细,他一双大手不轻不重的把玩着蓝冰
雨双乳,把这个女剑客的欲火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沸点。
  两人犹如乾柴烈火一触即发,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把冰凉的太湖水也烫
热了。
  大鬍子揉捏了蓝冰雨乳房好一阵子后就得寸进尺,乾脆捧着她乳房大口大口
的吸吮着她乳头。
  蓝冰雨嫩滑的乳房被他满脸的鬍子摩擦着,引起了一阵阵瘙痒的感觉,不由
左手一紧,把那巨龙握的更加紧了,而且还启动了套弄的动作了。
  大鬍子突然一口咬住蓝冰雨乳头,轻轻的往外拉了一下才松口让它弹回原位。
  被他如此一弄,蓝冰雨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醉人的呻吟。
  大鬍子笑着问,「敢问姑娘你水性可好吗?」
  蓝冰雨不明所以的回答说,「还行。怎么啦?」
  大鬍子双手不停的搓着蓝冰雨乳房,「我有个不情之请,姑娘能否潜入水里
为我吹奏一曲凤求凰?嬴某我是个感恩图报之士,待会必定涌泉相报。」
  直到此时,他才报上了自己姓氏,原来是姓嬴。
  蓝冰雨听见他如此直白的提出要求,平时杀人不眨眼的她也不禁脸上一红。
  她不甘示弱的反问,「不晓得你会如何报答呢?」
  那姓嬴的大鬍子贼笑着说,「姑娘请放心,我也略懂口舌之术,待会必然会
投桃报李的。」
  他如此夸下海口,蓝冰雨虽然是半信半疑,但也就范了,缓缓的把身子沉到
水中去。
  她潜入水里后就看见那巨龙朝天勃起,那巨物头角峥嵘,龙身犹如老树盘根,
真的是粗壮无比。
  她无法直接吞噬此等巨物,只好先伸出舌头舔舐龙首,然后再循着龙身一路
往下舔,直到大鬍子睾丸才停了停。
  大鬍子正被蓝冰雨舔得恰到好处,突然间这快感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停止了,
使他不由眉头一皱。
  幸好他立刻就感到一阵畅快再次从下身传上,原来他双腿之间的两粒睾丸已
被蓝冰雨吞噬了其中之一。
  蓝冰雨口技不凡,不到一会儿,大鬍子就不由自主的仰头狂啸几声,以此发
泄体内的欲望。
  蓝冰雨在水里不停的转换着大鬍子的两粒睾丸,时而左时而右,兴奋不已的
大鬍子龙根更是青筋暴起,口中也连连发出了??声。
  蓝冰雨把他两粒睾丸舔够了后才回到龙首。
  由于龙首体积巨大,她张大嘴巴才勉强把半个龙首吞下。
  姓嬴的大鬍子期待此刻已久,一发现自己龙首被吞噬了就马上伸手把蓝冰雨
头部往前一推,半根巨龙就冲进了那蓝眼女剑客的嘴里。
  蓝冰雨口腔一时之间被塞满了,不由咳了起来,一堆泡沫也因此冒上水面。
  大鬍子也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了,于是就退出来,只是把龙首留在蓝冰雨嘴
里,让她皓齿摩擦着自己龙首,给予自己快感。
  蓝冰雨见他懂得观貌察色,也不与他计较了,继续用力含住龙首,不停的吸
吮。
  蓝冰雨内力深厚,在湖水里一段时间后才浮出水面,此时的大鬍子早已飘飘
欲仙了。
  她一出水面玉臂就被大鬍子抓住,把她拉入怀里。
  大鬍子急色的想要把她就地正法,巨龙往前冲击。
  他是首次与蓝冰雨交锋,对她还不够熟悉,加上他心急了,一下子竟然不得
其门而入。
  幸好蓝冰雨也耐不住了,一手抓住巨龙后就把它引入正轨,龙首终于敲开玉
门关了。
  「啊……你别如此粗鲁……」
  蓝冰雨虽然润湿了但也受不住巨大的龙首,不由娇喘了起来。
  「姑娘请见谅,是嬴某不好,没有考虑到姑娘你的难处……」
  大鬍子话说得客气,但行动却没有慢下来,巨龙依然在湖水里横行霸道,龙
首把蓝冰雨花瓣掰开后,就往前一插,然后急速的一抽。
  就这么一插,蓝冰雨就尝到了甜头,只感到花径是前所未有的充实,一股甜
美滋味传透全身。
  她发现大鬍子竟然抽身而退,忍不住一把抱紧他,重新把他推进自己体内。
  这一次巨龙登堂入室,足足有半根以上成功插入。
  大鬍子不断的以硕大的龙首摩擦着花径,受惠者蓝冰雨不禁放浪的大声娇呼。
  大鬍子嘿嘿一笑,双手抓紧蓝冰雨纤腰,下身在水里使劲儿一挺,龙首突破
万难,重重的撞上了花径尽头。
  受此重击,蓝冰雨整个人发出了一阵阵销魂的抽搐。
  她双手紧紧的搂着大鬍子脖子,一双长腿盘在他腰间,乳房也紧贴着他胸膛,
与他之间已没有任何间隙。
  不只是蓝冰雨欲仙欲死,大鬍子也同样的陷入了极乐境界。
  他感到一股吸力从蓝冰雨花径传来,使得他完全停不下来,只能一次又一次
的撞击着她花心。
  蓝冰雨不仅仅是夹住大鬍子而已,实际上她也随着他的撞击扭动着娇躯,龙
首每一次插入都会与花径不同的位置碰撞。
  两人激烈的动作使得平静的太湖掀起了波澜,把在他们附近游来游去的太湖
三白~银鱼白鱼白虾都吓走了。
  蓝冰雨燃烧的激情终于在巨龙的撞击下释放,一股火般炽热的爱液从花径里
喷出来,把巨龙淋得湿透了。
  被她如此一淋,大鬍子也想要随着她飞天了,但一想到这是自己首次与此娇
娃合欢,总要给她一个好印象,他尽了全力后总算压住自己的热情。
  蓝冰雨泄身后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大鬍子身上,后者那巨龙此时依然雄赳赳
的给予她无上的充实感。
  大鬍子低下头吻了吻蓝冰雨鼻樑,温柔的说,「姑娘可满意吗?」
  蓝冰雨纵然是千般满意也不肯承认,于是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
  她同时还把花径一缩,巨龙就被她紧紧锁住,再次带给了大鬍子一阵阵销魂。
  蓝冰雨越是矜持,大鬍子越是想要逗她。
  他一边喘着气,一边坏笑着说,「看来姑娘对我有所不满。莫非是我少做了
一些什么吗?对了!方纔我说过会让姑娘一尝我口舌之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
难追,我这就为姑娘一展身手!」
  他也不管蓝冰雨同不同意就自把自为的把她整个人举起来,巨龙也因此从花
径中撤离。
  蓝冰雨身材高大,若是他人恐怕无法把她举起来,但大鬍子简直就与一座铁
塔无异,轻而易举的就把她高举过头了。
  他把蓝冰雨双腿放在自己肩膀上,二话不说就埋头于她双腿之间。
  大鬍子人长得高大,连舌头也比常人长。
  他先把花径门口清理干净,然后才把舌头伸入蓝冰雨那已是潮湿不堪的花径
里。
  蓝冰雨天性豪放,而且男女通吃,但也是首次遇上大鬍子如此粗大的巨龙,
如此宽长的舌头。
  他舌头一进入就直捣黄龙,击中了蓝冰雨花径尽头的肉壁。
  蓝冰雨情不自禁的高声娇喘,整个人往后倒,形成了一个优美的曲线,一头
长发也往下垂到湖面上。
  大鬍子听见了蓝冰雨的娇喘声后大喜的问,「我总算兑现了我的承诺,姑娘
这可满意了吗?」
  蓝冰雨正在乐中,唯恐大鬍子问个不休,只好连连点头。
  大鬍子见她认输,承认自己在男女之事的本领了,也就不再戏弄她了,再次
埋头苦干,一心一意要把她又一次送上极乐空间。
  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蓝冰雨终于浑身颤抖,双腿紧紧的夹住大鬍子头部,
一股爱液涌泉而出。
  「啊……我要死了……老天爷啊……怎么会如此舒服的啊……」
  欲仙欲死的血雨纷飞变成了浪叫纷飞,不停的高声狂呼乱叫。
  大鬍子毫不介意被喷到一脸湿淋淋,反而继续把脸部紧贴着蓝冰雨下体,直
到爱液完全被释放为止。
  他把依然浑身抽搐的蓝冰雨抱上陆地,放在一个乾燥之处,然后跪坐在她小
腹上,再把巨龙放在她双峰之间。
  蓝冰雨晓得他的用心,于是就伸手以双峰夹住他那巨龙。
  巨龙一旦被蓝冰雨凝脂般的乳房夹住,大鬍子就开始在她身上奔驰,龙首还
不时地冲到她面前。
  每次龙首伸到面前时,蓝冰雨都会张开樱唇,舔它一舔。
  不到一阵子,龙首就变得通红,犹如一条暴怒的狂龙般的在蓝冰雨双乳间耀
武扬威。
  蓝冰雨媚眼如丝的看着大鬍子,「你射吧……我要你射……全都射在我身上
吧……我要嚐嚐你的热情……我也要你尽欢……」
  在她的淫语浪词推动下,大鬍子再也压不住体内汹涌澎湃的热情了。
  在他狂吼一声后,一股白泉从龙首里喷出来。
  蓝冰雨得偿所愿,那股浓精刚好全都射在她俏脸上。
  她脸上一阵炽热,但却毫不介怀,还伸出舌头舔舐嘴边的浓精。
  看见了她如此放荡不羁的样子,大鬍子更是激动不已,浓精喷得更加多了,
直到他体内热情全数发泄了才休止。
  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趴在蓝冰雨娇躯上。
  发泄后的他整个人彷彿都轻了几斤,蓝冰雨虽然被铁塔般的巨汉压住,但却
不觉得重。
  过了良久,蓝冰雨才轻轻的把大鬍子推开。
  她把埋藏在湖边的袍子穿上,整装准备离去。
  大鬍子依然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姑娘可否留下芳名?嬴某改日必定登门
拜访。」
  蓝冰雨淡淡一笑,「若有缘分,纵是远隔千里也会重逢。若是无缘,近在咫
尺也不会见面。」
  她留下那么一句话后就展开轻功飘然离去。
  大鬍子目送她远去,大声的说,「不勉强姑娘留下芳名,但起码姑娘需知道
我的大名。我姓嬴,叫做春雷。行走江湖时有个外号叫做雷霆万钧!」